阿拉善盟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惠|顾客纷沓而至 店主平台捞金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05日 17:46

 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客商资源,建立了一套完善的优惠模式。


租客惠以广大租客为核心,秉持“惠生活”的理念,联合合作商家推出了“免费引流+多样营销+无忧收款”的惠满意专属服务,使商家获得了切实的优惠。这份优惠能直接体现在店内商品的优惠上。当租客们选择租客惠合作商家,能获得更多的优惠,买到又好又便宜的礼品。



相关推荐

房屋长期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5月21日 11:23

3年80万套 6城积极筹集政策性租赁房

中国消费者报北京讯(记者孙蔚)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网站消息,近日中国建设银行表示将提供不少于1900亿元的贷款,支持广州、杭州、济南、郑州、福州、苏州6个城市在未来三年内以市场化运作方式筹集约80万套(间)政策性租赁住房。  据了解,2019年以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提出,以解决新市民住房问题为出发点,加快建立以公租房、政策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为主体的住房保障体系,促进住房保障对象从以户籍家庭为主转向覆盖城镇常住人口,住房保障方式从以政府投入为主转向政府政策支持、吸引社会力量投入为主。去年年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署在沈阳、南京、苏州、杭州、合肥、福州、济南、青岛、郑州、长沙、广州、深圳、重庆13个城市开展完善住房保障体系试点工作,重点是大力发展政策性租赁住房。  政策性租赁住房是在政府政策引导下,由市场主体投资建设,坚持谁投资、谁所有,是一种市场行为和市场产品。政策性租赁住房主要面向当地城镇无房常住人口供应,以非户籍常住人口和新落户的新就业大学生等群体为主,主要利用存量闲置土地和闲置房屋建设,并支持将不适宜继续在中心城区发展的产业项目外迁,利用腾空土地或房屋建设,确保建在交通便利、公共设施齐全的中心城区等区域内,实现职住平衡。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表示,政策性租赁住房建设是租赁住房市场建设的基础工作,也是破解当前租赁住房建设瓶颈的有效举措。一方面,政府给予政策支持,破解租赁住房建设瓶颈,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吸引企业和其他机构投资建设政策性租赁住房,并引导金融和社会资本等要素资源更多地流向政策性租赁住房。另一方面,享受了政府政策支持的住房,应当坚持小户型、低租金、面向新市民,补齐租赁市场缺少小户型低租金租赁住房的短板,促进租赁市场健康发展。

2020年05月20日 10:59

负油价是金融创新的又一场灾难

文|《巴伦周刊》撰稿人兰德尔·W·福赛思油价跌至负值这一奇观表明各种衍生金融产品对市场定价的影响过于大了。近年来,一些不寻常的事件令金融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是负利率,这是5000年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情。现在又是负油价,这一现象周一(4月20日)占据了新闻头条。然而,负利率和负油价之间存在着重要的区别。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实施的负利率政策是货币政策的一部分。相比之下,石油交易是在一个相对自由的市场上进行的,而且事实再次证明,这个市场不受政府管制的卡特尔(注:卡特尔是指由独立市场参与者组成的集团,以提高利润和抢占市场份额为目的。)的控制。也许更重要的区别是,油价跌至负值这一奇观同时也表明了各种衍生金融产品对市场定价的影响过于大了。这进一步提醒我们已故的前美联储主席、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央行行长保罗·沃尔克(PaulVolcker)曾经的观察:他认为具有真正经济价值的金融创新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动取款机。美国5月交割的基准原油期货结算价周一(4月20日)跌至每桶-37.63美元。卖家愿意向买家倒贴的原因是他们根本没有地方储存石油。大宗商品交易在到期日进行实物结算,这意味着做多的人(即买入期货的人)要在到期日接受实物交割。笔者看到过一些有关业余投机者发现大量大豆从一辆卡车倾泻而下堆放在自家草坪上的漫画,这也可能是杜撰的。在现实世界中,几乎所有期货头寸都会在到期日前平仓。大部分未平仓的5月原油期货合约都集中在美国石油基金(UnitedStatesOil,USO)的投资组合中,这是一只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提供了一个对油价进行投机操作的渠道,投资者无需开设期货交易账户。彩票销售人员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只需怀揣1美元和一个梦想就能赢得大奖,在当下这个网上经纪商取消佣金的时代,投资者需要付出的更少了。买入一份5月合约的期货交易员心里明白,他们在到期日必须接收1000桶、即42000加仑原油。麻烦在于,由于疫情导致需求大幅下滑,已经没有地方储存这些石油了。油价正是因此处于熊市的,倒不是交易工具有任何奇怪之处。但是美国石油基金的下跌吸引了不少当时认为油价太低了的逢低买入的投资者。他们是根据近期合约价格大幅低于远期合约价格而做出这一判断的,即“期货溢价”。这在实物大宗商品市场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状态,远期合约价格通常会反映储存和融资等成本。但这个概念显然超出了许多美国石油基金买家的认知范围。正如BiancoResearch资深主管吉姆·比安科(JimBianco)在推特上说的,如果你说不出期货溢价的定义,你就不应该碰这只基金!这让人想起了一个更为晦涩难懂的市场发生过的类似惨剧: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指数(CBOEVolatilityIndex,VIX)。由于2017年时市场波动性极低,因此当时押注该指数不会上升似乎是常识。此外,做这样的押注还因为VIX期货存在期货溢价的现象,即远期合约价格反映了未来更大的波动性,因为期限越长意味着发生不利事件的可能性就越大。当远期合约接近到期日时,由于存在期货溢价,但当时市场波动性不大,它们的价格下跌了。期货价格曲线的这种“滚落”状态看起来为做空VIX期货合约的投机者带来了意外之财。当时有个做这种交易的产品,即VelocitySharesDailyInverseShort-TermETN(XIV)——看到了吗,交易代码和VIX是反过来的。当2018年初市场波动突然加剧时,押注VIX和VelocitySharesDailyInverseShort-TermETN下跌的交易遭遇惨败,当时笔者对此做了解释分析(笔者在1987年10月世界经济危机30周年到来前的几个月前也警告过这个问题)。黑色星期一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出现的22%的单日暴跌是由另一种金融创新加剧的,即投资组合保险,或者被称为动态对冲,这指的是如果价格下跌或波动加剧,通过卖出股指期货来保护投资组合。而在实际情况中,这种对冲操作加剧了整个市场的下跌,并没有给个人的投资组合带来保护。把所谓金融炼金术发挥到极致的是债务抵押债券(collateralizeddebtobligations),把各式各样的次级抵押贷款债务包装成一些质量或好或差的债券。由于这些债券拆分后比作为一个整体更值钱,因此是非常有利可图的。然而在金融危机期间,当房价暴跌后,这些登不上台面的债券变得支离破碎。在2009年《华尔街日报》(TheWallStreetJournal)举办的一个论坛上,沃尔克讲述了一名诺贝尔奖得主——金融工程的发明者之一——私下里向他承认,债务抵押债券等金融创新对提高经济生产率毫无帮助。沃尔克此外还说过,自动取款机属于一种机械创新,而不是金融创新。出于对病毒的警惕,如果愿意触摸屏幕甚至现金的人越来越少,那么随处可见的自动取款机可能会过时。而有了像移动支票存款和Venmo应用这样的创新,人们又何必再步行去使用自动取款机?其他一些金融创新不是带来了大麻烦(比如目前占据新闻头条的负油价),就是几乎导致金融系统崩溃(比如金融危机)。人们不禁要问,如果用在这些金融创新上的资本和精力被用在解决真正的问题上(比如大流行的疗法),我们的世界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呢?

2020年04月24日 21:05